Posted on

我是怎么选人的

人要自己选,我有教训。

我记得第一次做领队,队里原本五个哥们,因为工作卖力,我当了领队,结果不好。

队里每个人都有用,都不专业,我也一样,程度不同而已。

第二次做领队,新创公司,进去做领队,第一项工作就是招聘,八个人都是我选的,结果好,披荆斩棘,让一个虚弱的公司活了下来。

我招的人有专业,也有不专业,但都是我选的。

那时候开始,我就有这个感觉,如果有机会去带人做事,有条件,人要自己选,这样最好。

 

看到公告的小孩微信联系我,问有没有名额,我都说看人。

你也许觉得“给你钱你还装”,不是的。人和人不一样,我想我是年龄大了,能说出来人和人哪里不一样。

 

我在公告里说,人活着就是要成功,别无选择,你骗自己平凡是真也行,但你的心总有一部分会想成功,如果不这样人类社会一定会腐朽的。

没哪怕一点点小小的成功,我觉得你也不会明白什么是“平凡”。

所以,我想选出最有可能成功的小孩,赚他们的钱,给他们时间,教给他们我有限的经验。

你想象一下如果你将来自己做了某个公司的领导,你愿意给谁机会?愿意提拔怎样的人?

好好想一想,假设现在有一个重要任务,从你的眼中看到的谁是当值的,你想用的,用得放心的?

 

我能说出很多来,其实你想的和我想的,不会有什么不同。

有勇气的,但也重视细节的,有追求的,不随随便便的,有条理的,不马马虎虎的,有精神的,不用牺牲,但要会奉献,能自我管理的,不会碰到问题自暴自弃,有恒心的,不用坚持也能把事业做下去,能学习的,自我更新与时俱进的人。

简单地说,是有“领导能力的”,他有领导能力,既能领导好自己,也能带好别人,我作为领导,就不用领导了,只要开几个没用的会,显示下存在感就行,这就是我想要的,我和所有人类一样,都很懒。

 

你和我的交流,不是从微信开始的,而是你给我写的第一封邮件。

有的小孩期望我从微信给他们个所以然来,微信是方便自己,但未必方便别人,如果小孩习惯了方便自己,没有让别人更方便的意识,我认为可以说明两点,第一,缺乏耐心,第二,不习惯条理。

如果你第一封邮件给我发几个字,语言都没有组织好,扔给我“看看”,我还是认为你没有耐心,不会有条理,你很急。我从不认为你们中谁会没有时间,你们的时间有的是,比我的时间多。

如果你连一封小小的邮件,介绍你自己的情况都懒得写,都觉得强人所难,你就没有机会了。我不是说我这里的机会,我是说你以后的各种机会,你得学会付出点时间,先方便别人,别人才会来方便你。

所以,请写好第一封“邮件”,你能学到的第一课,就是怎么把邮件写好,让自己的态度和价值观让对方看到,你可以再好,但别人看不到,有什么用?

虽然我一口一个小孩,小孩,但你已经是大人了,别人再没有义务教你怎么有勇气,怎么认真,怎么有条理,怎么把事情做下去,怎么得到机会,这都是你自己的事了,如果你二十来岁还没有准备好,人生的很多高质量的机会,可能就不属于你。

一个真不耐心的人,是教不了的,你以后可以去试试,会明白我的意思。我的培训不是把榴莲教成苹果(这不是我的责任),而是把竹笋教成竹子。

 

有时候我会看一看你的github,你的网站,你做过的东西,问一问你看过的书,用过的工具,了解你的兴趣在哪里,每个人都不同,哪怕都想做前端,做全栈,做后台,也还是不同。

我寻找的不是你技术有多好还是多坏,而是寻找蛛丝马迹,你的每一块代码的处理,都多少体现一点你这个人。你以后到了我这个年龄,能明白我在说什么。

只有做过事的人,才能提出好的问题来,我是相信好问题和坏问题的,区别在哪里?

如果你水都没碰过,就问“老师,我怎么游完100米”,这就是一个坏问题,不是我回答不了,而是回答了也没意义,我回答了,你还是从下水开始。如果你游了很久才游过10米,问“老师,我怎么都游不过10米,游着游着就沉了”,我会告诉你“这样来呼吸,不要动得太多太有力,动的节奏才是关键”,然后你去练,练着练着,就不知不觉游五十米了,这有意义。

你做过事,来找人指导你,即说明你做这件事充分的意愿,也证明了你的能力。这个世界上是有蠢人的,蠢人做白日梦,不做事,白日梦做不下去拉个人和他一起做,蠢人不理解学会一件事的正常途径是什么,蠢人有很多梦,很多假设,就是忽略正确的道路。“明白”做不好事怎么去提升,是一种战略自觉,是你的能力。

 

还有两个问题,让我警觉。

一个是问:“要多久,两个礼拜行不行?” 我跟他说你的情况可能要长得多,也许六个月,在保证每天训练的前提下。

一个是问:“你打算教哪些课程,怎么教?” 我一般会说个大概,但我知道这也许没有任何意义,如果我告诉你,我的培训没有任何课纲,你会不会觉得我水的很?

 

第一个问题,我确实没有把你两个礼拜(甚至两个月)教成,然后保证你职场不败的那个水平,我觉得如果我们能每天见面,我手把手教你写代码,做设计,也许有可能,前提还是我走了以后,你没有去打游戏,而是花两倍的时间在琢磨我当天教你的东西,否则我认为没戏。

为什么?因为编程是很复杂的,非常抽象的概念,非常多的细节,非常麻烦的排错过程(哪怕借助现代工具),还有非常难得来的正反馈,非常多的负反馈,非常难形成的肌肉记忆。

这可能是人类智力活动中最有动态复杂度和细节复杂度的活动。

而且这个假设是无法成立的,我在十二个小时之外。

所以碰到特别有时间观念的小孩(他们还经常问:X是不是过时了),我特别谨慎。阳春面和大火锅是吃不到一起的。

所以你想我给你个时间承诺的,我会非常谨慎,我对编程这件事的理解,和你不一样。

 

 

第二个问题。

你可能怀疑我懒,忽悠你交了钱,把你放羊。

我知道我有各种劣迹,但不是个懒人。偶尔会有回邮件不及时,这是事实,但这偶尔里有很多是我故意的,我故意不回你,是让你充分折磨自己,折磨完了你居然发现自己就把问题解决了。

那是我想告诉你的,告诉你什么,你自己心里明白。

你可能习惯了被当鸭子来填,我没想把你当鸭子,是因为我观察了一个同事的高中小孩,她的老师就是这么教她的,所以你享受的是美国式的启发式教育:)我不是要标榜美国,但我认为这个教法对,好。

我知道这个方式老师显得很懒,你自己会很苦,但学东西的是你,你打算老师很苦,你自己很懒,那你还学什么?不纠结,不反复,不发现错误,自己不出方案,自己不解决问题,搞了半天“你”得到了什么?

我不相信课纲,其实我看过国内培训机构的课纲,内容不少,今天我们学这个,然后学这个,然后学那个,最后毕设,大家放假。清单排得很清楚,完美,但不“有机”。

但“为什么”呢?为什么要学这个和那个,为什么这样学这个或那个,为什么不那样?万一那样又怎么样?如果那样又怎样?

我希望我的教法并不是给你知识,知识是你可以找到的,也应该你自己去找到。我告诉你去找,可以去哪里找,找到了给我看,我再告诉你找什么,可以去哪里找,找到了再给我看,找错了就让你再找,哪里不对,可以如何,有没有标准答案,找到了就夸夸你,检验你,让你不停下来(因为有太多自学的人停了下来,他们觉得太累),这就是我的教法。

我到现在,用了大概半年的时间,分次带了16个学生,有2个中间不跟我玩了,有2个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实习,有1个转行做第一份程序员工作,4个换编程工作,3个在准备换工作,其他的还在大学低年级,憧憬着毕业和不确定的未来。

我说这个,不是要说你看我带了很多人了,也有好结果,你乖乖交钱吧。

我是想告诉你,人的处境可以十分不同,环境,心态,认识,观念,短期需求,长期需求,兴趣 … 可以非常不同。

有什么固定的方法能适合他们所有人呢?有人问我做着PHP,想转前端,我告诉他做实PHP,暂时不谋前端,有机会就用JS,但不是重点,这也是我早几年的经历,你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。有人学过大半年写了JS项目,有人CSS还不会写,怎么用同样的过程?

所以,你们每一个人都会从稍有不同的地方开始,学习的过程不可能一致,我所能希望的,是你们所有人都能到达满意的终点。

我的满意,是你真正理解了编程是什么,要经历什么,我帮你扫除了怀疑,畏惧,懈怠,你真的能自己往前走了。

如果你一定要一个成文的教法给你,我会很谨慎,确实给不了,也不是我想给的。

 

 

人和人为什么会有发展的区别?我有意无意观察了快35年,现在的结论是“价值观不同”。

我不展开了,就说到这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